“你是……苏溪?”

军医白相臣听说有人治好了俞刑风的病,急匆匆的赶过来。

他在病房外面,一眼就认出了苏溪。

因为当年苏溪给部队长官做过心脏手术,她的医术早就在部队里传开了,后面又成功研制出了定向神经麻醉剂,全部队上下的医生没有不知道她的。

苏溪礼貌的点点头。

白相臣脸上立刻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惊叹道:“没想到有人能把你请过来。”

这番话好像把苏溪说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一样。

楚天翼直挺挺的站在苏溪旁边,解释道:“苏溪是来给我们的战士治病的。”

白相臣认真的点点头,并主动和苏溪握手道:“苏小姐,我是部队治疗主任白相臣,首先感谢你来部队帮我们的战士治病。我已经听说了,你带了一种药剂,能够有效的有效控制发病战士的情绪。请问,你带来了多少这种药剂?还有很多战士需要你的救治。”

苏溪就是为了救人来的,她自然做了百分之分的准备。

“白主任,我过来的时候,随身只带了64管试剂。如果不够,我还可以让人带更多过来。”

“够了,够了。”

白相臣连连点头。

这次出任务的战士一共23人,发病的有19人,苏溪带来的64管试剂足够用了。

白相臣怕耽误其他战士的治疗,询问苏溪道:“苏小姐,请问你带来的试剂在哪?能不能马上给其他战士注射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苏溪回头对保管冷藏箱的下属说:“你和白主任去给其他战士注射试剂。记住,试剂离开冷藏箱后的活性只有一分钟。”

“知道了,苏小姐。”下属带着冷藏箱跟白相臣走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